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互联网

张杰没有结婚计划大家去写吧看谁写得漂亮

互联网
来源: 作者: 2019-06-09 08:33:33

灯盏花龙头企业官网
滇南本草
云南生物谷生产的药品

六人行公司在《乐火男孩》中打算好好地创业一番。

汇集了俞灏明、魏晨、苏醒、张杰等13名快男的电影《乐火男孩》正在深圳某处海边紧张拍摄。10月24日,前往探班,据说该剧从10月中开机以来,快男们第一次齐聚在片场。快男们中大多数人是首次触电,有时频繁的NG在所难免,为此剧组特地选用了数码机器进行拍摄,让这帮小伙子放开了演,不用担心浪费胶片。

当天先拍的是这六人行开公司的室内戏,在影棚内,魏晨、王栎鑫、陆虎、张杰、阿穆隆、俞灏明六个人声势浩大地碰杯,然后在一片喧闹搞怪中开始疯狂创业。这一场戏拍了三四遍,曾经拍过《走火枪》的导演林华全每次喊卡之后,都让他们过来看回放,六位帅哥齐刷刷站在机器前,乖乖地听导演说戏点评。

第一场演完后,俞灏明和戏里的女友唐笑转战外景,在蓝天白云下顶着艳阳谈情说爱。俞灏明慨叹自己普通话不好,刚开拍时讲得无比吃力,现在总算找到点感觉了。说起和唐笑演对手戏,他一开始有点羞涩,实在不太敢跟唐笑亲昵,后来才渐渐培养了默契。后来停下来拍花絮,唐笑在镜头前主动拉起俞灏明的手,熟门熟路地跳了一段舞,最后笑意盈盈地定格在他的怀里,果然愈见默契。

其他五位小伙子仍留在摄影棚里,准备下一场的拍摄。在助理的催促下换好了装,各人就拿起自己的剧本围坐在一起对词,如果他们身上穿的不是白色帅气的小西服,而是校服的话,这情景简直就是学生哥在试场外紧张备考。不过,快男们能再聚都难掩兴奋,在片场仍忙里偷闲地打闹耍宝逗乐。

为配合戏中的跑腿小弟角色,陆虎剪了个乖巧发型,拍戏的间隙他摸着王栎鑫时尚而凌乱的金毛头,酸溜溜地自嘲是发套男。他大吐苦水,称自己在戏里演了一个史无前例的男前台,是个所有杂活悉数包办的跑腿,还被大家大肆虐待,别人倒洗脚水,经常从我头上越过。演富豪小开的王栎鑫则四处挑衅叫嚣:我除了钱什么都没有,要钱吗,来找我!看他如此爱现,让他说一句最不靠谱的话,他想了想走开了,不到一分钟就跑回来大吼:其实我不是帅哥!

自称蒙古爷们的阿穆隆,前一天拍戏时英勇地喝了五次洗洁精,在戏里作为老板俞灏明的忠诚打手,他透露之前在北京家里一直看韩剧《狼的诱惑》,从中偷师,希望能演出硬朗的男人味。最郁闷的是魏晨,他发现自己演了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恋爱达人之后,由于有女生做搭档,常遭其他在戏里是孤家寡人的快男嫉妒、调侃。据悉,最近魏晨和恋爱达人角色结下不解之缘,稍后他在《奋斗》的话剧版里出演向南,摇摆于几个女生之间耍贫爱逗,看来要说不是本色演出,也实在难以服众吧?

下午在剧组的排舞教室里,看到白天没有戏份的姚政和苏醒。姚政搞笑地宣称:我就是著名的姚一条,知道什么是姚一条吗?就是拍戏的时候一条就过!苏醒刚到剧组两天,还没到他拍,他说自己随身带着设备,前一晚还在房间里录demo。我做的事情现在别人还看不见,他在墨镜后的表情很平静,至于明年最想做的五件事就是:出专辑出专辑出专辑出专辑出专辑。另一位大哥吉杰,据说此前彪悍万分地和助手轮流开车,从上海自驾了近两天到深圳开工,也许是长途开车过于劳累,直到当天下午四五点还没见他露面。

对话陈楚生

现在没有女友 人在江湖已经够累了

探班当天没有陈楚生的戏份,前一天他深夜12点到深圳,然后马上定妆,接着拍了一天戏。10月24日晚上的深圳某大型音乐节,他在助理、和粉丝的簇拥下走红地毯、接受采访,在准备上台献唱之前的间隙里,和他聊了一会儿。

南都周刊:这一年在干什么呢,好像露面不太多?

陈楚生:怎么说呢,今年从过年开始起就向公司请了三个月假,基本上任何通告和演出都不接,主要因为比赛后面对很多事情时,发现自己并不如想象中能做好,通过这段时间希望自己能够更加清楚方向,尽量能回到生活中去。休息完之后刚好遇到地震,一两个月后是奥运。地震时自己也全国去跑,做了一些赈灾的义演,奥运时也做了奥运的歌曲,我其他的不会做,只能用音乐的力量去帮助别人。从比赛到现在这么长的时间,经历过很多以前不会经历过的事,全国很多地方原来没有去过,这一年来我去了很多地方,可是,去了又好像没有去过一样,别人问那个地方怎么样,我自己也不知道。每次去都是匆匆忙忙,除了酒店就是演出场地,其实会有很多的感慨,对生活的一些不一样的看法。

南都周刊:哪些看法不一样了?

陈楚生:我觉得是心态。以前很想马上得到结果

理学院暑期社会实践服务队走进淄博市人才市

连续暴雨引发洪水致桂林多地群众被困

苏可赞邓超上学时可爱唱歌跳舞非常有悟性

理学院暑期社会实践服务队走进淄博市人才市
连续暴雨引发洪水致桂林多地群众被困
苏可赞邓超上学时可爱唱歌跳舞非常有悟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