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数码

电视剧婚巢全集分集剧情介绍

数码
来源: 作者: 2019-06-09 08:27:33

月经过少发黑怎么办
经期延长什么原因
痛经怎么调理根治

电视剧婚巢全集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阳雪是个广告公司的创意,她想写小说当一个作家,但是去出版社了之后受不了那些所谓的潜规则和条条框框,一气之下还是决定还是继续在广告公司干。杨朋和安琪是一对恋人,安琪因为杨朋没有房子要跟他分手。

于致远考上了公务员,他和女朋友阳雪回家吃饭庆祝,吃饭的时候于母对阳雪说自己对她并不满意,但是自己尊重致远的想法。随后她提出想让阳雪的父母来跟他们见个面把婚事给定下来,阳雪听后只好点了点头。

阳雪回家之后发现自己的弟弟阳立男把自己电脑里丢失的小说数据全都给找了回来。阳雪告诉阳立男和姐姐阳敏周末要把爹妈叫过来跟于致远的父母见个面把婚事定下来,阳立男说自己周末没有空去不了,他周末要去跟女朋友宁宁求婚。

周末阳雪的父母从小城赶了过来。阳立男拿着东西去了自己的女朋友宁宁家吃饭,阳立男告诉宁宁妈说他想跟宁宁结婚,但是宁宁妈听了之后说他们现在没有房子不能结婚。她让阳立男赶紧想个办法去买个房子。

于母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和阳雪的父母说了婚房装修的问题,气氛一时有点尴尬。饭后大家一起去看了给于致远和阳雪准备的新房,于母希望阳家能够拿出十万块钱装修费,还拿出了和装修公司签好的合同。

回到家后气愤难平的阳敏对阳雪发起了脾气。阳雪说她也没有想到于家会那么说,这真的不是自己的主意。

第2集

阳立男回家之后自己的心里面也不好受,他本来还想给家里面说自己买房子的事情,但是看到个这个情况自己也没有再说话。于母告诉于致远说让阳雪家拿出装修房子的钱,要不然就别结婚了。

于父告诉他家里面有十万元基金,他看阳雪家里面也不容易回来就劝劝于母别为难阳雪的父母。宁宁和妈妈晚上在睡觉的时候房东过来说要涨房租,宁宁妈更坚定了要让阳立男买房才允许二人结婚的决心。

第二天于致远去找阳雪道歉,并且对阳雪的父母说明了情况。阳雪的父母临走的时候给了阳雪五千块钱。阳立男和宁宁在一起商量说他们俩在一起把钱给凑一凑也许买房子的首付就够了,随后两个人决定先去看看房子。阳立男拉着宁宁去看了新盖的楼盘,但是房价实在是太高了。

于致远回家之后希望于母借给她十万元钱。于母告知那十万块钱的基金已经取出还了房贷。

阳雪告诉于致远通过在上的论证发现他们的房子装修五万块钱足够了,于致远打包票说这五万块钱肯定不是问题,让她先去看看材料。于致远本来想找自己的朋友借点钱,但是那个朋友说自己也没有多余的钱,于致远又发起了愁。

第3集

阳雪想把自己偷偷攒的三万块钱拿出来装修房子,阳敏不同意。阳立男还是跟宁宁一直在看房子,碍于高房价,两人决定在外环外面买一套小房子。

两人看了很多的房子后阳立男觉得买房子不能太着急,他决定好好地干一年多攒点钱。宁宁听后也说自己也要在找一份工作,多赚点钱争取能早点买到房子。阳立男为了省钱在上班的时候吃着自己带来的馒头喝着水。

于致远被分到了药监局去工作,他心里面一直想着装修房子的事情,不停地打着借钱,但是吃到的全是闭门羹。宁宁下班的时候告诉阳立男说她在酒吧见到安琪了,她说安琪好像是傍上了一个大款。

阳立男晚上把宁宁送回家之后还要去帮人家修电脑赚外快,他一直忙到很晚才回到自己的出租房子里面。就这样阳立男每天只吃五个馒头来省钱。于父偷偷把自己攒的三千块钱借给于致远装修用。

于致远不停地找着人借着钱,但收效甚微。只好茫然走到自己的新房里发愁。阳立男骑着自行车去阳敏家吃饭的时候在路上因为营养不良摔了一跤。

第4集

阳雪决定把三万元国债套现用来装修房子,阳敏不同意,阳立男和阳雪换了国债,阳敏无奈,随后她也借给了阳雪一万块钱让她装修房子用。

于致远下班之后被阳雪叫到了新房子里面,阳雪拿出了四万五千块钱说他们可以开工装修房子了,于致远回家之后于母生气地质问他说为什么在外面四处借钱,于致远说现在装修费已经凑够了,是阳雪家拿的钱。

于致远好言劝慰妈妈,于母听后告诉他其实那十万块钱的基金还在,自己就是想攒着以后留给他们俩。于致远听后有些生气。

阳雪跟于致远在忙着装修房子,而阳立男忙着不停的做兼职上班赚着钱。阳雪和大学几个要好的同学一起去大学同学肖芸家里聚会,肖芸喝了很多的酒,而且在送阳雪和向薇走的时候欲言又止,阳雪觉得有点不对劲。

于母去新房里面看了装修的情况,回家后在和阳雪于致远吃饭的时候质问于致远为什么不做一个想要已久的大书柜,于致远坦承装修的预算不够。晚饭后阳雪告诉于致远说要省下自己买梳妆台的钱给他做一个大书柜。

第5集

向薇给阳雪打了个告诉他肖芸跳楼了,阳雪找到向薇,自责地哭了起来。

药监局的副局长退休了,宋局长找到了于致远的上司胡处长,希望他器重于致远。随后宋局长告诉胡处长自己有意提拔他。

阳立男对宁宁说自己现在已经攒了七万多块钱了,再过三个月就能攒出首付的钱,宁宁很高兴。向薇告诉了阳雪肖芸跳楼的原因是因为炒房失败,两人决定第二天去看望肖芸的父母。

第二天阳雪和向薇去了肖芸家里面之后看到有些高利贷债主正在向肖芸父母要账,肖芸的妈妈对阳雪说自从肖芸之后这些人天的来家里要钱,随后她拿出了肖芸给给阳雪写的信。阳雪看了肖芸的信之后得知肖芸为了炒房子从银行借了很多钱,但是后来房子被国家调控她还要还房贷就只好借了高利贷,之后偿还不起就只好一死了之。

阳立男去阳雪家装线的时候晕倒了,工人把他送到了医院,阳雪得知弟弟是营养不良造成的低血糖,就问他为什么攒钱不吃饭,阳立男起初不想说,随后在阳雪的追问下告诉她宁宁妈要他先买房子再结婚,阳立男说自己攒够了首付就买房子结婚。

阳雪听了自己弟弟的话之后说不能为了买房子就苦了自己,她给了阳立男五百块钱以后让他好好吃饭,阳立男不要,他了解于致远跟阳雪装修房子也不容易。

阳雪晚上回家之后给于致远打说了这件事情,两人决定省出买家电的钱先借给阳立男一万元。阳立男上班的时候宁宁去看了他。

第6集

宁宁看到阳立男在吃馒头心疼地带着他出来外面吃东西,阳立男说如果他再努力一下买下一个两居室应该不是问题。宁宁听后拉着阳立男说要马上和他结婚,她嫁给的是人不是房子。

宁宁回家之后告诉她妈说自己想和阳立男去领证结婚,宁宁妈听了之后说了自己心里面的痛处,阳立男随后保证说自己如果买不起房子肯定就不娶宁宁。

于致远找阳立男请他出来吃饭,给了他一万块钱。阳敏在上班的时候晕倒了,李国栋和阳雪慌慌张张的去医院了之后得知是阳敏太劳累了,最好要多在家里面休息。回家之后李国栋让阳敏请假在家里面休息。

胡处长要升副局长需要研究生的文凭,他找到了廖哥。廖哥保证只要给的钱多在上认证是可以的。向薇给阳雪说他们出版社有一部稿子要一个星期写二十万个字,还不能署名,但是阳雪听了之后答应了下来。

办证的廖哥是和阳立男一起合租的,他回去后求阳立男帮他合伙干一次,只要这一次做成了那么什么房子的问题就解决了。

阳敏去找了于致远,希望他能在房产证上写上阳雪的名字。于致远听后说自己也早就决定这么做了,拍着胸脯保证了下来,阳雪接下了向薇给她介绍的出版社的业余工作,随后她去给阳敏买了很多的营养品。

于母又去看了新房子的装修情况,看到阳雪认真忙碌着装修的事情很高兴,执意带着她和自己去做美容。

第7集

做美容的时候于母队阳雪说了于致远的情况,让她以后多督促督促于致远。阳雪回家之后阳敏说让她以后多对婆婆好一点,看她喜欢吃什么就多买点给她送过去。于致远回家之后看到于母挺开心的,问了之后才知道她今天去新房子看装修遇见了阳雪,还带着阳雪去做了美容。于致远和于母含沙射影地说了房子的事情,但于母听后死活不答应。

廖哥给阳立男打说自己有一个中介的朋友刚接待了一个人想要卖一个两居室的二手房子,阳立男跟宁宁去看了房子之后很高兴,但两个人付首付还差两万多,宁宁让阳立男再想想办法。

廖哥接到了胡处长的催他快点办好证,阳立男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之后想找廖哥借点钱。廖哥说自己现在也是刚买了房子,但是要是他做个络文凭的事情两万块钱立马就到手了。阳立男说这是犯法的,廖哥说这不是害人的事情,他说自己就是想帮他尽快吧买房子的事情给拿下了,阳立男听后说自己想办法。

于致远找到了家里面的房本,随后给阳敏打说自己第二天就去房管所改房本,让她帮着把阳雪的身份证给要过来,阳敏趁阳雪去洗澡的时候偷偷拿出了她的身份证。第二天于致远等于母上班后打开了她的柜子拿出了房本,但是走的时候忘了锁上保存房产证的盒子。

于母上班的时候发现东西忘带了就回家去拿,进到屋子里面却发现了盒子没有锁上,房产证也没了。于致远和阳敏去了房管局,却被告知于致远和阳雪如果不是夫妻关系房产证就无法更改。于致远回家之后于母很生气。

第8集

阳敏回家之后很生气,于母家里面也是气得不行,阳立男还在为那两万块钱发着愁,宁宁回家之后问阳立男钱凑够了没有,阳立男说自己张不开嘴跟他大姐说,他大姐就要生孩子了。宁宁在上班的时候告诉阳敏说她妈让阳立男先买房子再结婚,随后宁宁说她和阳立男看了一个房子很合适的,首付就差两万了,那么好的房子分分钟就会被人抢走的。

阳敏回家之后说别让她操心,晚上她把阳立男叫回了家,说要把存在银行两万元定期存款取出来先借给他买房子。李国栋听了之后悄悄地给阳敏的爸妈说了这件事情,他想让家里面先凑凑,等银行的存款到期了他就连着利息一起取出来然后再还给他们。

阳敏知道以后跟李国栋吵了起来,阳雪说自己装修费里还有两万块钱,让阳立男先用着。阳立男听后心里面也不舒服,他说着钱自己想办法,就别让他们操心了。阳母给阳敏打说钱就别取了,她第二天去阳雪的舅舅家先借点。阳敏让阳立男别操心了,让他先回去休息,阳立男去质问宁宁。

阳父阳母买了东西去阳雪舅舅家借钱,势利的舅妈不仅言语十分尖酸刻薄,而且只借给了他们了五千块钱。阳敏知道了之后说剩下的钱自己想办法,随后她回家去拿存折准备把自己的定期存款给取出来。正赶上阳雪刚好回家,阳雪让她先别动银行的存款,自己刚结了六千块钱的装修费,再凑一点就够了。

阳雪把钱给阳立男送了过去,宁宁跟阳立男高高兴兴的准备去买房子,他们去了之后却得知那房子已经被卖了出去。宁宁和阳立男很生气。

第9集

宁宁妈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也很生气,随后她对宁宁说她已经不小了,要不然他们就算了吧。

阳立男失魂落魄的走了,回家后他把这件事情给阳雪和阳敏说了之后他们大家都很惋惜。于致远回家问了于母有没有人卖二手房的,于母听后说他怎么管这闲事,就是阳雪的弟弟要买二手房子他们家也没有那么多的钱。

阳雪跟向薇去看了肖芸的父母,肖芸的父母把房子给卖了还了高利贷住在了车库里面,肖芸的父母商量着说想回老家去住,阳雪和向薇走了之后说想要给他们俩想想办法。阳立男给宁宁打说想见见她,宁宁说她妈现在还没有消气,等过几天再说吧。

阳雪跟向薇商量着想找以前班里面的大学同学给肖芸他们父母凑点钱,但是很多人不是说他们有病就是劝他们不要多管闲事,向薇说自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于母知道了于致远和阳雪准备在新房的书房里面放张床之后很生气,她回家告诉于致远说要是阳雪的爸妈想过来住一点门都没有。

于致远见到阳雪了之后给了她两千块钱让她凑点钱先去帮帮肖芸的父母,于母在单位里面听到别人家的家务事后担心阳雪可能就是图于致远的房子,她回家之后告诉于致远说要想和阳雪结婚之后也可以,但是要做个婚前财产公证再结婚。于致远听后一头雾水,于母坚持这个公正必须做,要不然保不准结婚以后被阳雪给哄了。

宁宁告诉阳敏说她妈因为房子的事情生气了,阳敏也憋了一肚子的气。阳立男晚上去宁宁家找她,但是宁宁妈说宁宁在家,但是不能见他。阳立男听后说在家就好,随后就走了。

第10集

阳母给他打进行安慰,他妈听出来不好,为向宁宁家表示诚意,阳父阳母决定把家里最值钱的东西送给宁宁妈。于致远买回妈妈福饼给于母,他还没敢对阳雪说婚前公证的事情。

阳雪给于致远打要去领证被他推托,阳父阳母来到阳敏家中。阳立男带着爸妈和姐姐去宁宁家,见到宁宁后他们想给宁宁妈说些话。

宁宁妈起初不想见阳立男家人,但最后和阳家人见了面,宁宁妈坚持要婚房,阳母拿出了家里祖传的玉佩给宁宁妈,最终宁宁妈答应他们可以先租房结婚。

阳雪再次向于致远提领证的事情,他又编理由说有事,阳雪看出了不对劲儿。阳立男的室友廖哥因买房要搬走了,走之前又提起了证件之事,阳立男说自己不会干非法的事情。于致远带着啤酒来找阳立男探讨问题,他拿出了公证书给他看。

第11集

于致远给阳立男看了他妈写的房产公证书,他说这都是他妈的意思,自己绝对没有想法。于致远说他现在家想让妈高兴,又想让阳雪高兴,自己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这时候廖哥过来拿东西,他听说于致远想要办证,于致远说了自己要结婚,但是自己妈非要自己办个房产公证。廖哥听后说这个忙自己一定要帮,这样就保证了他们的家庭和睦。

于致远听后高兴地给廖哥三百块钱让他办个假证,随后跟阳立男喝起了酒。向薇又帮阳雪找了一份写电视剧的工作,他们俩去参加了大学同学的聚会,向薇说发动大家给肖芸捐钱一个人都没有,让同学聚会一个都没有差。

阳雪在大家吃饭的时候站到台上给大家说今天他们班同学都聚齐了,但是就在前几天自己和向薇组织给肖芸父母捐款的事情却没有一个人来。阳雪的一番话声泪俱下,随后同学们都嚷嚷着要为肖芸的父母捐款,总共捐了八万块钱,阳雪和向薇把钱给肖芸的爸妈送了过去,肖芸的爸妈很感激。

廖哥把做好的假的公证书给了阳立男,阳立男给了于致远。于致远高兴地拿着房屋公证书回了家给了他妈,于母看了之后有些疑惑,于致远给他妈解释清楚了之后于母很高兴,随后给于致远拿了户口本。于母把户口本给了他之后说自己改天想跟阳雪聊聊签公证书的事情,于致远又是一顿哄骗吓得出了一头冷汗。

阳立男和宁宁去租了个房子准备结婚。阳雪去了于致远家吃饭,于致远说第二天想跟阳雪去领结婚证,于致远他妈看了看黄历之后说过十几天再去领证,是个好日子。阳敏因为自己快生孩子了就把妈接到了家里面照顾自己。阳雪吃晚饭回家之后告诉妈妈说她婆婆现在对自己好了,还看了好日子让于致远和自己领证。

阳敏听后说于致远的妈怎么转性了,随后他说自己还是不放心,决定过两天把于致远叫到家里面审问审问,阳雪说就别让她再添乱了。阳立男告诉她姐姐阳敏说自己已经租好了房子,阳敏听了之后很高兴,她给阳立男和宁宁结婚准备了床上用品。宁宁妈也告诉阳立男说让他们俩找个好点的日子就把结婚证给领了,随后还说自己家里面没有亲戚。

药监局的胡处长还在催着廖哥给他抓紧时间办假证,这关系到他的升迁问题,他很着急,于致远去找他问工作的事情的时候被胡处长撒了一身的气,于致远一头雾水的不知道胡处长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脾气。

第12集

阳雪晚上的时候去新房子里面写剧本,于致远给阳雪去送饭,阳雪说自己看于致远这几天情绪不高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于致远说自己就是看不惯单位里面的那些任何事情,他说自己现在这公务员当得不是想着怎么处理好做好本职工作,而是整天的想着怎么处理好人际关系,他说自己又不是想着要削尖脑袋往上爬,就是想踏踏实实的做点事情怎么就这么的难。

宁宁回家之后她妈告诉她说宁宁的大姑去学校找自己了,还说她女儿星期六要结婚请自己去。宁宁妈说自己不想去,她们当年是怎么对自己的自己现在想想就有气,宁宁接了她大姑打来的,宁宁劝她妈说现在人家都上门来赔礼道歉了,再说事情都过去五年了,再计较也没有什么意义了,随后她说毕竟都是亲戚,要是真的不认了也不好。

宁宁和她妈妈最后还是去参加了婚礼,宁宁妈看到人家婚礼上面办的十分气派自己心里面也不好受。吃晚饭的时候宁宁和她妈去看了人家结婚的新房,足足有两百多平方米,宁宁的姑姑拽的不行,一直吹嘘着自己的女婿多么的有本事,还说等宁宁结婚了一定要让他们通知自己。宁宁妈心里面不舒服带着宁宁回了家,回家之后她妈生气的不行,她说自己就是要房子就是要过好日子。

宁宁说她妈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势利,随后跟她妈吵了起来。宁宁妈是受了不小的刺激,她告诉宁宁必须让阳立男先买房子再结婚,要不然她这张脸就没有地方放了。

宁宁她妈第二天发了烧,宁宁给工作的单位打了请了假在家照顾,阳立男给宁宁打了也知道她妈生了病。宁宁妈一直因为房子的事情解不开心结,宁宁没有办法只好听她的,宁宁妈让宁宁约阳立男家里面的人出来坐坐好好把事情给说说。

晚上的时候宁宁妈把阳立男的家人给叫了出来,她把那个玉佩还给了阳母,她说自己想好了要是没有房子他们俩不能结婚。阳立男听了之后说那就再等一等吧,一年之后他们再结婚,宁宁妈不同意,说要是一个月内买不了房子就让宁宁和阳立男分手。

宁宁也没有办法心里面烦的不行,阳立男的家人心里面也不舒服,阳立男回去之后给宁宁打宁宁也不接。

第13集

宁宁把自己的心事告诉了自己的朋友,她说自己又不想让妈生气还不想跟阳立男分手,宁宁的朋友告诉她说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她还这么单纯。宁宁的朋友告诉她说要让她学会向现实妥协,结婚就是女人第二次投胎的机会,生错了没有关系,但是要是嫁错了人那就要死人了。

阳母又拿着那块玉佩去了宁宁家里面,她想和宁宁妈再好好的谈谈问问是怎么回事,宁宁妈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往绝路上面走。随后她推走了阳母,阳母心里面难受的走了。

阳敏回家之后看到了妈妈的手肿的不行,问了之后才知道是宁宁妈用门给挤的,随后阳敏生气的去找了宁宁妈去评理。阳敏跟宁宁妈吵了起来,阳立男和宁宁去了之后拉开了他们,这时候阳雪和阳母也过来来着阳敏回了家。宁宁妈气得不行,随后她告诉宁宁说到底是要阳立男还是要自己这个妈。阳立男回家之后说阳敏多管闲事,他说自己的事情自己能做主,她没有必要为自己觉得不值。阳敏很生气。

于致远把自己的工作汇报给胡处长但是胡处长一直不批准,说是非要等够三个月在给人家审批。于致远没有办法只好直接把情况汇报给了宋局长,宋局长知道了之后叫来了胡处长,他让胡处长把这件事情叫给于致远负责。

阳雪去找了宁宁出来外面吃饭,她问宁宁怎么突然又变卦了,随后她说自己对阳敏的做法向她道歉。宁宁说房子是妈非要让买的,自己也没有办法,随后宁宁哭着给阳雪说了她妈的事情。

阳雪听了之后也理解了宁宁,随后她求宁宁说去看看阳立男。宁宁听后点了点头哭着走了,于母给阳雪发短信说晚上约她一起去做个美容,但是阳雪说自己没有时间晚上还要加班。阳立男晚上回家之后阳母对大家说现在阳立男结婚是最重要的事情,她决定要把家里面祖传的那块玉卖了。

阳雪和阳敏都答应了,阳立男听后说自己不同意,阳立男没有理会家里人的说法起来就要走,阳立男告诉阳雪说这块玉是家里人的希望,要是这块玉不值钱的话那么家里人的希望就全都破灭了。阳雪听后说她先拿这块玉去做做估价,要是不值钱的话就不告诉大家。

阳雪和向薇去找了个懂行的人看了那块玉,那个人估计说二十万总是有的。

第14集

阳立男在公司和新来的女同事苏竞搭档去完成一个策划项目。阳雪回家吃饭的时候告诉大家说她去找专家估价的事。大家听了之后都很高兴,这时向薇给阳雪打说有个收藏家想出二十万想买他们家的玉。

众人商定第二天下午交易,阳立男把这件事告诉了宁宁,宁宁听后很高兴。但是阳立男却有点失落。廖哥给阳立男打说自己被人给打了,让阳立男一定要来看看自己。第二天阳立男去看了廖哥,廖哥说自己收了人家的钱但是证没有给人家办好,想让阳立男帮忙办好络注册。阳立男没有同意。

阳家人打车去卖玉的时候出了车祸,玉也碎了,阳立男告诉了宁宁,两人吵了起来。

于母和阳雪一起去做美容的时候担心阳雪因为做房产公证的事情有心结,就和阳雪说了自己的苦衷。但是阳雪听后一头雾水,于母赶回家中拿着公证书去有关部门核实之后得知那份公证书是假的。

第15集

阳敏和阳立男去事故科了解了情况得知玉的赔偿问题只能通过两家协商或者提请民事诉讼程序。于是阳家人去找肇事的司机索赔。结果发现他们是外来务工人员,家里也是一贫如洗,只好放弃让他们是赔偿的想法。

阳立男告诉家人自己决定不买房子了,宁宁要是她不想跟自己结婚那就分手。宁宁心里不高兴去找安琪说话,安琪一直试图劝说宁宁和阳立男分手找个有钱人。

于致远和阳雪就要去领证的时候阳雪接到了于母打来的约她在领证之前见面。并且提出了房产公证的问题,阳雪没有同意。两人不欢而散,阳雪和于致远的结婚证也没有领成。

第16集

阳雪回家后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阳敏。阳敏很气愤。于父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也是有点生气,但是看着于母气呼呼的样子也没敢反驳。

于致远约阳雪出来解释,阳雪得知了阳敏要于致远自己改房本的事,阳雪听后很激动,回去质问阳敏,两人争吵起来。

阳立男和苏竟在加班的时候苏竟生病了,阳立男细照顾着苏竞。

阳立男告诉了阳雪于致远为了不让她为难去做假证的事,他劝说阳雪既然爱于致远那就去做了这个公证。

宁宁妈哄骗宁宁去相亲,宁宁得知妈妈的真实意图后很生气。

第17集

阳雪和于致远去公证处做了房产公证。阳雪回家之后把这件事告诉了大家,阳敏对阳雪的做法很不解。

阳立男在上班的时候接到了宁宁的要和他见面,宁宁告诉阳立男妈妈带她相亲的事,阳立男安慰了宁宁后把她送回了家。宁宁妈得知两人见面后很生气,和宁宁大吵起来,并且在第二天去阳立男的单位请求他离开宁宁,告知阳立男如果想娶宁宁一个星期内必须买房。

阳立男心情低落,晚上喝的醉醺醺的回了家,一时气急的阳立男质问阳母为什么让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受罪。第二天阳母离开了瀛洲回到老家想办法筹钱,她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儿子被房子逼疯。

第18集

阳立男酒醒之后意识到自己昨天说错了话,随后他跑回了家却得知妈妈已经回了老家。

阳立男找到廖哥告诉他说自己决定帮他做络认证,并要求得到六万块钱现金,廖哥答应了。阳立男为廖哥做好了络认证,之后失魂落魄的坐在了椅子上面发呆、流泪。

阳父阳母将自己的房子变卖凑出了十一万块钱寄给了阳立男。廖哥借口客户此次没有付清全款,希望阳立男再为他做一单生意,阳立男没有同意。

第19集

于母单位同事郭雪华刚刚结婚不久的儿子出了车祸身亡,于母代表单位同事前去探望。卖掉了房子的阳父阳母在郊区租了房子。

阳立男突然发现自己的银行账户上多了十一万块,问询阳敏和阳雪后得知两人并没有给他汇钱。阳敏打回家询问了他们哪来这么多的钱,阳母推说是从舅舅那里借来的。

有了资金的阳立男高兴地拉着宁宁去看房子,却发现房价涨得离谱,两人始终也没有挑到合适的。

于母再次去探望郭雪华,得知郭雪华的儿媳妇不仅要把孩子打掉,还要把她给儿子买的婚房卖掉。

第20集

于母听了郭家的情况很受触动,又得知她为于致远购买的婚房如今价值暴涨,不禁又防备起阳雪。

于母去找个律师问询有关于致远的婚房一切可能发生的状况,律师表示要亲自和她的儿媳见面后才能给她提供一个保全房子的万全之策。于母找到于致远表示希望和阳雪一家一起吃个饭,于致远同意了。

阳家姐弟应邀赴宴。于母聘请的古律师也自称婚庆公司人员赶了过来,席上于母给了阳雪两万块钱让她去买些结婚用的东西,阳雪受宠若惊。

第21集

阳立男和宁宁半夜准备一起去售楼处早早排队,二人到了那之后才发现已经有很多人在售楼处门前等待。开盘后两人好不容易从疯狂的人群中挤了进去,却被告知这里的房子要一次性付清全款,两人听后失望的离开了售楼处。

于母妈到了法定退休年龄被单位调整退休,原本不甘心退休还想发挥余热的于母很失落。

阳立男告诉宁宁由于房价太高自己决定不看新房去看二手房,宁宁同意了。于母从古律师那拿到了一份协议,古律师已经把房子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都写在了里面,只要阳雪签字即可生效。

阳雪和于致远回家吃饭,饭间于母把阳雪叫到了自己的房间拿出了婚前协议,阳雪被激怒了,生气的离开了于家。于致远得知于母又准备了一份婚前协议,非常的气愤。

第22集

于致远告诉阳雪自己绝对不会让她签那份协议,阳雪提出裸婚的建议,于致远答应了。

阳雪从广告公司里辞了职。并且把辞职的事情告诉了向薇,向薇表示一定要给阳雪找一个靠谱的出版社。

阳立男和宁宁走了几处后发现发现二手房的价格也特别高,而且还有很多人还是哄抢。感觉受到羞辱的阳立男生气地告诉宁宁说他不准备买房子了,两人随后大吵一架。

于母退休之后一时间还适应不过来,整天失魂落魄,并且被路过的阳雪发现了。

阳雪约于致远在新房见面,告诉他自己已经开始理解于母的想法,决定签了那份婚前协议。

阳敏特意去阳雪的新家给她送厨房用品,却无意中看到了那份婚前协议书,阳敏非常的气愤。

第23集

阳立男回家后看到了于家的那份婚前协议,生气的打了于致远,阳雪赶忙阻拦。于母看到于致远被打非常生气,嚷嚷着要去阳家评理,被于致远拦下。

阳敏去律师事务所找到律师咨询了婚前协议的问题,被告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他们同样也可以让男方签一份婚姻协议。

宁宁跟着妈妈去相亲,相亲的对象正是药监局的胡处长。胡处长对宁宁十分满意。

阳敏回家后告诉阳雪自己为她请好了律师,阳雪不同意,阳敏佯装生病,阳雪无奈只好答应了阳敏。

阳立男一个人在外面喝着闷酒,恰好被苏竞遇见,阳立男和苏竞讲述了自己的苦衷。

阳敏约于母见面,两家人都带来了律师。于母生气的回了家。

第24集

阳立男和于致远在一起吃饭,两人各自聊起了自己的困境。

阳敏和于母进行着婚前协议的谈判,两方律师也是刀兵相见,阳雪和于致远只能在一旁无奈陪同。阳雪在建材城找到了一份卖马桶的工作。

向薇结婚了,阳雪作为伴娘去参加了婚礼。阳立男去广告公司找阳雪,却得知阳雪已经辞职。阳立男在建材城找到阳雪,两人在一起聊了很多。

经过一系列的讨价还价之后阳敏和于母终于就婚前协议的内容达成了共识,并拟定出一份协议书,分别让于致远和阳雪签了字。

阳雪和于致远终于领取了结婚证,两人各自从家里搬出来准备住进新房。

第25集

于致远和阳雪搬进了二人的新房,阳雪往父母家打发现打不通,阳雪感到有点不对劲。胡处长拿着一套两百平米房子的购房合同去了宁宁家登门求婚,宁宁妈很激动。

阳雪去了阳敏家自己联系不上父母,担心会出什么事情。宁宁去找阳立男,告诉他那个男人今天去他们家了,还说要给她买两百平米的大房子,但是自己不想嫁给他,只想嫁给阳立男。阳立男忍痛说自己给不了宁宁幸福,自己祝宁宁幸福,宁宁哭着走了。

阳敏告诉阳立男家里面的打不通,第二天阳立男回到老家发现父母把房子卖了,不知道搬去了哪里,阳雪和阳敏知道后非常着急。

阳雪和阳敏连夜回了老家,随后他们找到搬家公司打听到了父母的下落。阳父病情加重昏倒在屋子里,阳敏姐弟恰巧赶到将父亲送到了医院。晚上于致远给在病房看护父亲的阳雪打,让她把父母接到瀛洲跟他们一起住。

第26集

阳立男拿着钱想把父母的房子赎回来,被阳敏阻止。阳敏和阳雪都让父母跟着他们一起回瀛洲,老两口没有办法只好点头答应。阳雪把父母接到了她和于致远的新房,一家人高兴的在一起吃了饭。

胡处长去宁宁上班的旅行社借口单位想组织一次旅游邀请宁宁和他一起吃饭商谈具体事宜,并且在开车送她回家的时候送给她一个名牌提包。

阳立男告诉苏竞自己和宁宁已经分手了,苏竞一直安慰着他。阳立男表示自己已经对生活不报什么希望了,苏竞向阳立男表白,阳立男没有接受。

阳家人一起在阳雪家吃饭,阳敏把自己到期的存款取出给了阳立男让他赶紧去买个房子,阳立男却告诉大家说自己已经和宁宁分手,阳敏非常生气。

于母给于致远打的时候恰好听到了阳敏的吵闹声,于致远如实向于母解释,于母生气的挂断了。

第27集

于致远负责的某新药药理实验的小白鼠蹊跷的死了,胡处长借机讽刺于致远。于母去于致远的新房对阳父阳母说了几句弦外有音的话,要离开的时候正赶上阳敏拿着东西过来看父母。

于母和阳敏又吵了起来,怒气难平的阳敏带着父母回自己家里面住。却在回来的路上发现孩子早产即将出生。阳父阳母把阳敏送到了医院。

阳敏早产生下了一个女儿,阳雪得知阳敏是被自己婆婆气的早产后找到阳母理论,被于致远劝回。

阳立男去相亲,却发现对方只是为了毕业论文做研究课题,立刻离开了。于致远因为实验失败心情十分低落,阳雪在一旁劝慰。

于母去公园散心的时候遇见了一个以前打过交道的药厂经理柏大兵,对方热情的邀请于母去帮忙运作一个基金会,于母有点动心。

第28集

于致远找到了单位的宋局长要求辞职,宋局长劝说他休假一星期好好想想,之后再做决定。于母决定去慈善基金会帮忙管理,柏大兵看见于母的到来很高兴。

阳立男在相亲的时候被苏竞遇见,苏竞质问阳立男既然为了房子可以出卖自己的婚姻,为什么就不能选择自己。阳立男坦陈苏竞是个好女孩,自己不想伤害她。于致远回到单位告诉宋局长说自己想通了不辞职了,宋局长鼓励他好好工作做出一番成绩来。

阳敏的孩子经常莫名地抽搐,医院大夫检查后发现宝宝可能是患上了新生儿脑瘫的病症。阳敏不愿意相信这个诊断,又带着宝宝去另一家医院诊断,宝宝的病情被确诊,阳敏被告知宝宝患的这种病死亡率很高,阳敏的情绪崩溃了。

苏竞去中介公司找到小牛,让他去找到阳立男把自己的房子低价卖给他。小牛告诉阳立男自己物色到一个好房子,阳立男借口自己没有时间推脱了。

第29集

于致远找来的儿科专家诊断后明确告诉阳敏宝宝即便能活下来也没有生活质量,阳敏伤心欲绝,决定放弃治疗。于母在基金会筹募善款的工作进行的很不顺利,她决定把自家的十万元存款捐出起到带头作用。

阳雪劝说阳立男并陪着他一起去看了苏竞那套房子,两人对房子很满意,却对较低的售价产生怀疑,苏竞找来的房东称这间房死过人不吉利,打消了姐弟俩的怀疑,阳立男决定买下这套房子。

阳雪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对宝宝的治疗,和于致远又去找到了医院的专家,得知如果采取手术治疗还有千分之一的治愈希望,但需要花费二十万元的昂贵手术费。阳雪将大夫的话告诉了阳敏,提出先借用阳立男买房子的钱救宝宝,阳敏拒绝了。

阳立男在买房的前一晚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买了汽车的廖哥,第二天廖哥提出护送阳立男去取款签合同,却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和他抢生意办假证的人,双方大打出手,阳立男的取出的三十万元钱也在混乱中被抢走。

阳雪来到阳立男的住处提出先借他的钱救宝宝,阳立男拒绝,阳雪生气的离开了。

第30集

于母继续劝说一些企业家捐款,并说明自己已经先期捐了十万块,此举也彻底打消了企业家们的疑虑,大家纷纷慷慨解囊,于致远回家后发现于母很高兴的样子,便在吃饭的时候透口风说阳敏的孩子生病开刀需要二十万,于母没有理会。

李国栋因为没有钱给宝宝看病整天借酒消愁,阳敏也日渐憔悴。阳雪很难过,回到家找于致远商量办法,于致远告诉阳雪他决定先用二人住的房子抵押贷款。

于致远回家和于母说明了情况,被于母严词拒绝。于致远失落的回到家,阳雪决定第二天自己去去求于母。

廖哥答应帮阳立男凑上被抢的钱,但第二天阳立男给廖哥打的时候却发现对方的已经关机了,阳立男感觉有点不对劲儿去找廖哥,发现廖哥已经把房子变卖离开了,他只给阳立男发了一条短信便杳无音讯。

于致远和阳雪回到家,正巧于母不在,于父给他们拿出了房产证。两人要离开的时候刚好撞见了于母,于母看到阳雪拿着房产证非常愤怒并且对阳雪说了许多难听的话,阳雪好言请求于母并发下重誓,于母仍然不为所动。

于致远和阳雪拿着房本准备去银行做贷款,却被于母打威胁跳楼以死相逼,于致远和阳雪无奈,只好将房产证交给了于母。

阳敏打告诉阳雪说自己已经想通了,要把自家的房子卖掉给宝宝治病。

第31集

于致远无意中发现小白鼠很可能是因为停电造成实验舱温度升高才导致死亡的,而并非药物的因素。

阳立男在大街上疯狂寻找着廖哥,苏竞给阳立男打约他出来见面,阳立男这才得知是苏竞想把房子低价卖给自己,苏竞告诉阳立男说自己是来跟他告别的,她决定去美国读书。

阳立男偷偷地去了宁宁家附近看宁宁,却看到了胡处长开车去了宁宁家,他认出了胡处长就是自己为他做过上文凭认证的人。

于母又去市中心医院联系到了可以为需要救助的儿童低价做手术的福利,她将这件事情告诉了柏大兵,柏大兵看起来有点不自然。

阳立男在大街上见到了宁宁,宁宁向阳立男表明心迹,两人和好了。阳立男晚上送宁宁回家的时候遇见了胡处长。胡处长去阳立男的住处找到了他,随后他拿出了五万块钱给阳立男提出希望他离开宁宁,阳立男愤怒的赶走了他。

阳立男查到了胡处长的工作单位和,他打告诉胡处长自己手上有他的把柄,提出得到五十万的封口费,否则就去检举他。

第32集

阳雪找阳立男的一起去陪阳敏的宝宝做手术,阳立男含糊其辞没有答应,阳雪生气地走了。

阳立男再次给胡处长打,告之自己已经用木马程序黑了他的电脑,发现了他受贿的记录。胡处长惊出了一身冷汗,答应给阳立男五十万作为封口费。

阳敏的孩子在医院做了手术,阳立男没有过来,阳立男拿到了胡处长的钱后立刻取出二十万赶去医院,却发现宝宝已经不在人世了。

阳家人安葬了宝宝,阳敏也准备搬家腾房子。阳立男拿出十万元钱,让阳敏把自己的房子赎回来。阳敏没有收,并且让阳立男拿着钱赶紧买房成家。于致远在局里面开会的时候陈述了上次试验的发生意外的原因,又争取了一次重新试验的机会。

阳立男和宁宁拿着钱买了套两居室。两人回到宁宁家发现胡处长正在她家,气愤地赶走了他。并把新房的钥匙交给了宁宁妈。

于母发现她工作基金会可能是假的,并发现账户上面的钱全部不翼而飞,马上去派出所报了案。

第33集

阳家人和宁宁妈一起去看阳立男的房子,大家都很高兴。阳雪却觉得阳立男的买房款来得有点蹊跷。

买阳敏家房子的夫妇得知阳敏夫妇是为了救宝宝才卖掉的房子,很受触动,当即决定将房子退回给阳敏,阳敏非常感动。

阳雪写小说在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一家出版社找到了阳雪要求授权出版。

阳雪追问阳立男买房款的来源,阳立男坦诚自己敲诈了一个贪官,阳雪非常震惊,并让阳立男去自首,阳立男没有同意。

于母被警察局带走调查,而基金会的负责人柏大兵携款潜逃,因此于母被怀疑是基金会的主要负责人。阳雪再次找到阳立男表示自己希望他去自首,阳立男再次拒绝。

于致远找到律师,得知于母能够从轻处罚最好的办法就是退赔全额款项二百一十一万元。他和阳雪商议后决定把自己的房子卖掉退款。

第34集

探监时于致远向于母提出要把房子卖掉,于母坚决的回绝了。但于致远和阳雪依然决定要把房子卖掉救于母出来。

阳立男和宁宁回到阳敏家,得知阳雪要把房子卖掉救婆婆,便告诉阳雪千万不能卖掉房子,阳雪对阳立男的现实和冷漠难以置信。

阳立男被警察带到派出所协助调查案件,到了之后发现是廖哥把抢他钱的人抓了回来,廖哥对阳立男表示自己终于理解了他当初对原则的坚持,决定改邪归正,阳立男若有所思。

阳雪和于致远最终把房子卖掉把于母保了出来,回到家中的于母非常自责,阳雪在一旁劝慰,于母终于了解到阳雪的真心,向阳雪认了错。

阳立男把所有人召集到一起向大家坦白了自己犯罪的事实,并决定去自首。

阳立男因为有自首情节和检举贪污人员的重大立功表现被从轻处罚。阳雪的新书出版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反响,签名售书会上来往的读者络绎不绝。

假基金会的负责人柏大兵落了。阳立男和宁宁也领取了结婚证,赶去阳敏家吃饭的众人又得知阳敏再次怀孕的消息,一家人幸福的抱在了一起......

4种发质正确洗头频率 粗硬发一周一次
Forevermark携手著名插画家共同开启情人节探寻之旅
中央气象台:天气回暖过小年 明起冷空气再来袭

相关推荐